追蹤
因為寂寞、與愛無關
關於部落格
(り .﹏ 一个人 一座城 一生心疼...
  • 26251

    累積人氣

  • 0

    今日人氣

    5

    追蹤人氣

夜記

  夜,迷人的我無心睡眠,喜歡夜晚,安靜、自適、有著無邊的想像,也許彼得潘會在某個夜晚乘著飛船行經過我的窗邊。做夢吧因為我的窗看不出去,沒有星星、沒有月亮、有的只是數不清的鐵杆,像只被囚禁的金絲雀。有著許美靜的鐵窗牽引著無靜的哀傷與絕望:『我以為你給我一線希望,我伸出手雀只是冰冷鐵窗。若現實它總較人更加悲傷,就讓我在回憶裏繼續夢幻。我以為從此能快樂飛翔,夢醒後卻只是冰冷鐵窗。若現實它能較人更加勇敢,就讓我在地域裏等待天堂。』

 
  歌過去了,是哀傷、是絕望,我記得我讓鬼鬼去聽,其實我相信他沒有聽,我想他聽的不是歌的旋律,是歌詞中說不盡的絕望。我不是絕望,我是無中生有。我傷心、卻沒有那些傷心人更傷心,我流淚,卻沒有那淚已流盡如何也流不出來的無奈,我微笑,卻沒有如陽光般的溫暖燦爛,只是嘴角上揚的肌肉拉扯,眼眸裏不帶一絲笑意。思念數不盡,我沒有特意去思念誰,又或許我真的是思念著誰。路邊上偶爾的一個片段想起了爸爸、行經過的機車有許多黑煙茂密著,只有這種時候我鼻子不會鼻塞、不會打噴嚏。

 
  煙味,外公身上從來沒有煙味,我想念他,雖然他會抽煙死於肺癌。外公特別疼我,小時候跟我同輩的小孩從沒被外公偷偷塞過50塊,我記得有次我要去街角的商店,但是50塊掉了,我連忙哭著回去找外公,他沒罵過我,只是又偷偷塞了50塊給我,小心翼翼的放進了我的口袋裏。小時候在鄉下生活的一段時間,沒有什麼玩具給我玩,我喜歡到外公房裏,拿起抽屜裏的零錢罐把零錢全灑在床上,在一個個數著並放進鐵罐裏,我依舊記得罐著是什麼牌子的,是白底藍邊某個品牌的胃散,他也會坐在床邊陪著我一個個數著。

 
  再長大,我的記憶剩下外公來到我城市的片段,那段時間外公住院了,我下課後會從學校直接走到醫院裏,每次去他們都會很驚訝。我會找外公,我很擔心他,我會推著他的輪椅跟他到處跑,逛遍醫院的每個角落,還會偷偷去醫院外邊的小商店買點東西,我喜歡那個時候推輪椅的感覺,我知道外公一定也很高興。因為其實他並不是不能走,而是想被我推著走吧。我想他,很想他。外公很喜歡爬山,從鄉下的家裏的二樓,只要一打開陽臺的門就可以望見對面的小山,他時常指著說他跟朋友會去那邊爬山,後來直到外公下葬,我才知道那座山上全都是墳墓,很擠很擠的那種

 
  其實以前我很喜歡回鄉下的,鄉下雖然沒有城市的喧囂、便利,沒有電腦、朋友,但是有外公、有Vuvu,只要我想著外公,耳邊就會聽到他喊著我的名字,帶點特別方言的味道。外公是當時來台的傘兵,小時候會常常聽到他說著洗多當年的事情,可是我從聽過他說想回去,也許他並不是不想回去吧。我從來沒問過他這些問題,就像其實我很好奇他怎麼會跟Vuvu在一起,卻從來沒問過。Vuvu並不會說漢語,外公卻總是說著漢語,所以我一直在想,他們兩個怎麼相遇的又怎麼會在一起的?而讓我更好奇的是,外公你為什麼會接受已經生過五個孩子的Vuvu?更讓我覺得好奇的是剩下來的4個孩子你是如何做到親生相待的?也許是因為從沒跟Vuvu有過孩子的原因吧?又或許是因為回不去的原因所以把我們都當成了真正的家人。

 
  他不是我的親生外公,卻把我當成親生孫女一樣疼愛,我的真正的外公在我媽媽五歲的時候過和被大水沖走了,我從不知道那個真的外公是誰,我也從沒對他有任何的感覺。對我來說我的外公就是張志高,他是我的外公。對我來說他比誰都溫柔、比誰都健壯、比誰都善良且慈悲,擁有著無私的親情。

 
  我很想念他、非常想念他,今年清明去掃墓的時候,我已經忘記是第幾次去掃墓了,但是我沒有哭,我試著放鬆自己,因為明明現實已經接受了也過了很多年,我心中有處心聲告訴著我他現在過的很好,所以我不必為他擔憂,他已經不是我的外公了,而他也永遠不會知道我如此思念著他。

 
  邊寫,眼淚一直掉,就像積壓過後的洪水氾濫,今夜過去我依舊會想他,依舊、依舊,直到我走到時間的最後一秒鐘。
 

 
  記夜,夜總會過去,黎明也會降臨,我不是永遠都黑暗,只是我的心一直留在黑暗,我想把它關在那裏,永遠不讓它出來

相簿設定
標籤設定
相簿狀態