追蹤
因為寂寞、與愛無關
關於部落格
(り .﹏ 一个人 一座城 一生心疼...
  • 26216

    累積人氣

  • 0

    今日人氣

    5

    追蹤人氣

[短篇]倔愛冷情師父06



   一直以來我都覺得這份感情是不被世俗所接受,是不能讓師父知道的,只是沒想到在經歷過這麼多年以後,把這份感情表達出來是這麼容易。

  當時憑藉著悲傷一股腦兒的說出口,可直到我說出口後,我的心裡就像放下了一塊一直壓著的大石,雖然我還是不清楚,師父到底對我抱著什麼樣的情感,但我絕不會後悔向他表達我的感情,一輩子不會後悔。
  打那天起,我們兩人之間的相處方式又有稍微的改變,我不再隱晦對他的感情,相反地很大方的努力親近他,像是在扶他上輪椅時,我會  花點時間在他身上磨蹭,在他喝藥時,我會堅持喂他喝藥,下午我會堅持推他的輪椅到處走走。  
  他常常被我無賴的舉動氣到不和我說話,可是不知道為什麼,看到他生氣的表情,我再也不會感覺到恐怖,反而覺得可愛。
  這日亦是,我因為跌倒把整個藥碗都打翻在他身上,嚇得我連忙趕上去查看兼道歉,他依舊被我氣得不和我說話。
  「師父,小敏真的不是故意的啊。」我跪在他一旁,準備抓著袖口給他擦拭。
  他甩開我的手,一臉寒意,自己給自己擦過臉,可是身上還是溼漉漉一片。
  「我、我們進去換套衣服吧。」皎潔的一笑,我開始在心中暗自盤算。
  他皺眉,不多說就要結印念咒,準備弄乾淨這一身的湯湯水水。
  我一看,連忙上前抓下他結印的手,哀聲道:「師父,你明知道不可以的。」
  他掙脫我的手,自己推著輪椅準備進屋,我尾隨在他身後,他不再推輪椅,反而回過身來瞪了我一眼。
  我駐足,好氣又好笑的嘀咕著:「也不是沒看過,害羞什麼啊。」
  他似聽見,一改煞白的臉,頓時臉色成青黑色,隨即又一改成緋紅。
  我摀住嘴,小心翼翼的觀察著他的臉色,見他臉色緋紅不似生氣,我目瞪口呆,「師父難道知道?」知道我曾幫他換過衣服,知道我曾替他擦試過身體?
  腦海中閃過一些畫面,我的臉開始發熱,他推著輪椅上前,一手推倒呆楞的我。我傻眼,這是怎麼一回事,難道這就是所謂的鬧彆扭?
  「師、師父?」我僵硬的再問,他沒回應,不過一會兒卻打了個噴涕。
  我皺著臉,想到他衣服還濕透著,走到他身邊連忙推著他的輪椅進屋,「師父,先換一身乾淨的衣服吧,要不著涼了。」
  見他不在抗拒,想是也不再抗拒我替他更衣,等到他換好衣服,我把他扶到床邊坐下,自己則開始躊躇著想問剛才的問題。
  我吱吱嗚嗚了半會,他不耐的先開口,「有事?」
  「那、那個……」我盯著地面,不敢看他的臉,「師父原來就知道的嗎?」
  「知道什麼?」
  「就是……小敏替您擦過身子的事情。」我越說越小聲,最後幾個字幾乎含糊的含在嘴裡說完。
  半晌,兩人間的氣氛變得尬無比,誰也沒再多說一句話,我見他不說話,正想著找個藉口直接出門去,不料他先開口了。
  「知道。」
  我訝異著,不自在的扭動著身子,一邊想著往下要說些什麼,他卻開始滔滔不絕似的又說:「為師知道妳為我所做的一切。」
  一聽他的自稱,我像被針紮了一下,連帶身子都抖了一抖,「師父,小敏還是您的徒弟嗎?」
  「照理來說應該不是了。」他拿出一個白玉梅花,放在我手心中,「我也不是掌門了。」
  我一握白玉梅花,一抬眼,目光堅定的看著他,「師父喜歡小敏嗎?」
  他闔起雙眸,無聲的回應著我,我又問,「師父是怎麼想小敏的呢?」
  「一直以來我都當你是我的徒弟,敏兒。」
  我一聽,垂眸隔絕湧上來的淚水,不再看他,抖著嗓子開口問,「那為什麼讓師尊廢了您的腿?」
  「師弟告訴妳的嗎?」他輕籲一口氣,轉而又笑道:「我從九歲起跟著妳祖師爺修仙,絕情、禁慾、斷貪,幾百年來清新寡欲的過著生活,沒想到一聽到妳要上白韶山鎖琵琶骨,我就不受控制的去請求妳師祖,最後就換來這雙腿才保全妳只是被逐出師門這麼簡單。」
  「為什麼?」我弱弱的問,壓抑著什麼似的不住顫抖,「這真的只是對小敏的師徒之情嗎?」
  他安撫我般的摸摸我的頭,「是不是師徒之情我也不清楚,絕情、絕情,本就是修仙路上必須捨棄的東西。」
  「那這樣呢?」我反抓住他的手,朝他迎面撲過去,嘴唇狠狠印上他的薄唇。
  我不會接吻,但我總是想證明什麼,只是生硬的覆上他的唇,只知道世人稱這為吻,是只有情人或是夫妻間才會做的事情。我不想做他的徒弟,所以我想證明,證明我們之間不再是師徒也可以有別的改變。
  他掙脫我握住他的手,一舉把我推開,我滾到地上,眼充斥的淚水,「我愛你。」
  他撇過臉去,面色微紅的喘著氣,我上前抱住他,不顧他的反抗,把臉埋在他頸項間,「韓子晉,我愛你……」一遍又一遍的說著。
  「住、住手。」他推拒著我的身子,卻怎麼也掙脫不開我。
  我見他連耳根都發紅,扯起嘴邊一抹笑,夾帶著銀鈴般的笑聲,「是不是心跳的很快?」我一手抓著他的手心覆上自己的胸前,「像這樣子。」讓他感受我胸中洶湧澎湃跳動的心。
  「敏兒,別這樣。」
  不顧他的反抗我繼續道:「你說你不懂什麼是感情,那我教你。」我濕熱的氣息噴薄在他的耳畔,「當你叫我的名字時,我為之心跳;當  你摸我的頭時,我為之臉意紅;當你站在我眼前時,你的風采令我為之一顫;當你撫琴時,我為之著迷。」
  他不再掙脫我,轉而鬆懈僵硬的身子,我順利的趴在他胸前,抬眼看著他俊俏削薄的臉,「韓子晉……」指尖滑過他的鎖骨,聞著身上獨有的氣息,「你會不會?」
  他嘆氣,垂眼不再反抗,也不再看我一眼,冷冷的道:「不會。」
  「騙子!」我一推他,抓過他的手掌把它放在他的胸口,「你感覺,你感覺啊,明明你的心跳得這麼快。」
  「沒有。」他又冷著臉,生硬的開口說著。
  我一手撫上他的臉,曖昧的道:「那為什麼你臉都紅了?」湊到他的耳邊,濕熱的舌尖滑過他的耳垂,「連耳根也是……」
  他撇過臉躲開我,不甚自在的說:「我沒有。」
  我不語,心中的一團火就像被他瞬間澆熄似的變得奄奄一息,難道他真的對我一點愛情都沒有,難道小師叔暗示我的都是錯的嗎,難道他種種的跡象都是我誤會了嗎?
  「呵,我就是犯賤……」嘲諷似的小聲的嘀咕著,一邊緩緩的退開他的身子。
  小敏清醒點吧,他從來就不會愛你,你不是比任何人都清楚這件事情嗎?
  我感覺他的身子在我退開他懷中時一緊,可是思緒雜亂的自己卻不再注意他細微的動作,只想立刻退離到沒有他的地方,飄飄然退開幾步,不料他反常的抓住我的衣角,有些緊張似的道:「妳這是又要離開嗎?」
  我被他抓的一個頓足,只得回過身子與他兩兩相對,兩個人眼觀鼻,鼻觀心,不多時我還是回答了他的問題,「不會。」這次我不會再離開,所以不論他是不是接納我,我都會用自己的方式融入他的生活。
  我瞇起雙眸,羽瞼扇子似的拍動著,一反方才落寞的神情,笑問著:「怎麼,捨不得我嗎?」
  他先是一征,沒多想逕自頷首,我想應該是他身為師父對徒弟的關愛之情在作祟,也沒同他再計較下去,收了笑臉對他說,「那沒事,我就先出去了。」不再看他,我一步步朝門口走過去,所有思緒也一步步一點點收進心底。
相簿設定
標籤設定
相簿狀態